图文推荐
上海女设计师坚守玻璃窑铸工艺
2016-12-27 14:32 来源:东方网 669
设计师滕元元
 
  上海玻璃博物馆里最热闹的地方,当属热玻璃表演。然而,热火朝天的吹制工艺其实并非玻璃唯一的成型工艺。就在上海玻璃博物馆,年轻女设计师滕元元甘坐“冷板凳”,一直专注着更复杂、但也更低调的玻璃窑铸工艺。今年,她参加了“2016上海市民手工艺大赛”,玻璃窑铸作品“卧鹿香合”一亮相,便引起了不少关注。
 
玻璃制品“卧鹿香合”

玻璃制品“卧鹿香合”
“卧鹿香合”
 
  不善言辞的她找到了心仪的“玻璃”
 
  “能不能把你要问的写下来,我用文字回答你。”这是滕元元接受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纤弱、文静的她并不善言辞,却自言沉默寡言的内向性格正是自己爱上手工创作的原因之一。“做手工艺品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可以相对快速地呈现出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许多步骤都能够独立完成,自己控制时间,省去了与其他人沟通商讨的环节。”
 
  滕元元第一次接触玻璃制作,是在上海大学读书时,美术学院开设了玻璃制作的公共选修课。专业是工业设计的她上了课之后发现,自己对这门课有着超乎想象的热衷。“可能是女生天生就对于这样亮晶晶的东西有好感,能亲手将熔融状态的玻璃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真的很有成就感。”
 
  这堂课教的是玻璃制作,滕元元很轻松地就拿到了高分。渐渐地,她已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工艺,老师见她好学,就在课外教她更为高阶的窑铸技法,尽管工艺复杂,但是对于细节有更强的表现力,这更令滕元元痴迷不已。
 
滕元元创作的玻璃制品月球镇纸
滕元元创作的月球镇纸
 
  问起为何众多手工艺中独独玻璃艺术最吸引她时,滕元元说出了一番颇具哲理的话:“玻璃真的是一种很美妙很神奇的材质,可以透明如隐形,也可以深沉如朽石。它能经历时间漫长无情的腐蚀而保留住初始的样子,却经不起也许是一次不经意的小磕碰。它是一种带有迷人意象的矛盾综合体。”
 
  毕业后,滕元元成为一名专职的品牌玻璃设计师,也为上海玻璃博物馆设计制作各种玻璃纪念品,博物馆里很热门的玻璃互动DIY制作项目也是由他们的团队提供的。
 
  在身边很多朋友看来,滕元元不喜欢聚会旅游,总是一个人待着,有些孤僻。“我就是喜欢一个人玩手工、做东西,这才是我最开心最自然的时候。”几年工作下来,滕元元自己家里也变成了一个能够舞刀(各种雕刻刀)弄枪(雕刻机研磨机)的小工作室。
 
  出炉前永远不知道成品长什么样
 
  滕元元专精的玻璃窑铸工艺是一项非常复杂的技术,工序繁琐,制作成本高,但其对细节的表现程度是其它玻璃制造工艺无法替代的。它类似于青铜器的失蜡法铸造,首先要根据想要的形状制作硅胶模,将熔化后的蜡倒入后做成蜡模。精修一番后,用耐火石膏包裹于其外。加热烘烤后,蜡模全部熔化流失,整个石膏模变成空壳。
 
  在滕元元的工作室,记者看到了两排大小不同的窑炉。她介绍道,这些便是进行制模后的烧制的地方。在石膏模中填充好玻璃碎料后,再放入专用的玻璃窑机进行烧制。温度至少在900摄氏度以上,两天之后才能得到最终成品。“每一个石膏模只能用一次,因此每一件窑铸玻璃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是手工制作的独特魅力。”
 
  相较于吹制玻璃可以在制作过程中随时对铁管上的玻璃料进行调整,窑铸玻璃只有在出炉后才能看到效果。滕元元说,窑铸玻璃制作者必须静心并且细心地处理整个窑铸流程,玻璃烧成之后就很难再进行细节的整修,因此稍有一点疏忽就会导致不可逆转的失败。炉温、模具、玻璃料的量都必须精心准备,否则很有可能导致一窑的玻璃全部成为残次品,因此窑铸玻璃成品率并不高。
 
  在滕元元刚工作的5年,她做的工作一直是模具的精修,很少接触设计层次。直到这两年才开始进行独立的设计,自己的种种奇思妙想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这一次她用来参赛的“卧鹿香合”也是她的得意之作。香合是古人用来盛放香饼香丸的器物,秦汉时期就已出现。自古以来,不少匠人都喜爱给这类功能器物创造出一个特别甚至充满童趣的外形,或见其可爱,或取其寓意。滕元元平时就对鹿灵动的形象颇为喜爱,因此她选择以鹿作为原型制作香合。
 
  记者拿起这件作品端详一番,若是不加细看,会以为这是一只圆润可人的小鹿正静静地酣睡的摆件。其实底部别有洞天,底部开盖后就成为一只实用香合,大小正适合放入几片香气怡人的沉香,亦或是置入新采摘的金桂点缀书桌。
 
  她还拿出她创作的另外两件玻璃作品,一件是半球型的透明镇纸,顶部光滑,底部则蚀刻成月球表面凹凸起伏的样子,看似普通的表面下大有心思。另一件是一条银丝手链,用柔软银丝缠绕起细小的玻璃珠,她说这条手链的创意来自于绽放的烟花,将瞬间的美留存在小而美的首饰上。
 
用银丝和玻璃珠做成的玻璃制品烟花首饰
用银丝和玻璃珠做成的烟花首饰
 
  谈到如何获得设计灵感,滕元元说,保持好奇心和玩心是创作的必要心态,富有创造力的手工创作需要在技艺熟练的基础上去突破一些旧有规律,去实现一个个理想中的美好物件。
 
  玻璃艺术品的尴尬境遇
 
  其实,玻璃窑铸工艺是一项相当古老的技术,早在吹制玻璃出现以前就已经被发明出来。“但吹制玻璃工艺更为简单,观赏性也更强,所以普通人自然对窑铸玻璃很不了解。”滕元元说。
 
  大众不仅仅对于窑铸玻璃的了解度低,对于玻璃高级设计的接受度也很低。“同样是窑里烧出来的东西,似乎陶瓷的身价天然的身价就比玻璃高上不少。对于定价高的玻璃艺术品,很多人都会说‘再好看也只是块玻璃’。”
 
  滕元元从大学毕业时,教她制作玻璃的老师也有两个研究生在同一届毕业,但是他们俩最终都没有进入玻璃行业。玻璃设计本来就相对小众,需要的人才相对较少,加之大家对玻璃这种材质天然的“轻视”,使得玻璃设计行业从业者收入相对低一些,让不少有志于手工艺品设计的人选择了珠宝、陶瓷作为自己的主业。
 
  问起未来的打算,滕元元坚定地表示自己今后还会继续走玻璃设计这条道路。未来,她希望尝试将窑铸技法运用到吊灯这样的大物件中,实现更大、更精美的创作。“玻璃有许多成型工艺,很有趣很好玩,相信玩多久都不会觉得腻。我希望自己能将玻璃这项热爱的事业认真地,顽固地进行到底。”说这话时,这个文弱女子内心通透,颇似那晶莹剔透的玻璃,纤弱敏感,却在时间的磨砺下初心不改。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发布评论
网友
发表 匿名
最新评论(0)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